作為一名橋牌教練,季軍有些遺憾的,自己的職業生涯中從沒有拿過一次全國冠軍。不過,有一點讓51歲的他感到很欣慰,今年4月,他親手培養的一支由在校大學生組成的業餘隊伍,在江蘇吳江舉行的全國青年橋牌錦標賽中成功衛冕,圓了第二次“冠軍夢”。
  這個成績讓合肥工業大學橋牌隊的同學們有些意外,因為,他們中沒有體育特招生,僅僅是因為體育選修課聚到了一起。
  從2007年初學橋牌到2013年首次奪冠,這支業餘橋牌隊僅用了6年時間。今年8月,他們還將代表中國,遠赴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參加2014世界橋牌錦標賽。這也是中國青年橋牌隊歷史上首次由來自同一所大學的隊員組隊參賽。
  “其實,這就是一項堅持了七年的教育實驗。”季軍說。
  用橋牌補一補那些缺失的教育
  上世紀80年代,智力型體育項目曾經風靡大學校園,起源於歐美的橋牌與發源於中國的圍棋一度是男生的最愛。然而,時過境遷,在網絡游戲與手機游戲“泛濫”的今天,這些傳統的智力型體育項目逐漸邊緣化。
  有一年,首屆全國高校“校長杯”橋牌邀請賽在天津開賽。返程列車上,季軍和一位參賽的校領導圍繞著橋牌運動的功效暢聊起來。結果,他們“想到一起來了”,通過開設橋牌課,來實踐大學生素質教育。
  2007年春季開學前夕,學校做出了增設橋牌選修課的決定。
  事實上,橋牌是一門“教師不好教、學生不好學”的典型課程,它包含邏輯推理、概率推算、心理分析和戰術運籌等多學科知識,綜合素質要求很高。起初,季軍也不想拿這種選修課“自找麻煩”,直到他發現學生身上一些不得不改的“狀況”,才下定了決心。
  2000年調到教學崗後,教授統計物理的季軍觀察到,相當一部分學生一到大學就開始“放羊”,對集體活動喪失熱情,缺乏抗壓能力,分析問題成了“套題型”的思維,“學習不會學,甚至玩也不會玩”。而這些大學生身上缺乏的,恰恰是一名橋牌運動員所必須具備的。這讓他覺得,即使再難,也有必要把橋牌課開起來。
  橋牌教學恰恰需要“因材施教”
  作為開課的班底,首屆學生主要來自計算機科學技術、信息安全等與橋牌知識“關係緊密”的專業。
  開始,季軍為了培養他們對橋牌的興趣,特意買了8本相關的書籍。但是兩個學期過去了,他發現,這些薄薄的小冊子基本沒人翻,因為有些同學“不想在思考和理解上浪費時間”。
  季軍不得不採取一種“反哺式”的笨辦法:先搜集學生遇到的問題,然後根據每個具體的問題寫成一篇通俗易懂的隨筆,這樣下來,學生們就更容易理解。如今,他已經寫了200多篇。
  在教學中,季軍註意到了大班制教學帶來的問題——“整齊劃一”,但橋牌教學恰恰需要的是“因材施教”,
  為了“因材施教”,季軍花了半個學期的時間,摸透了每個學生的性格。內向的要多鼓勵,激發其鬥志;性格孤僻的要善意提醒註意團隊配合;易浮躁的則被告誡要“活在當下”——打好眼前這副牌。
  2008年,季軍從教師“轉型”為教練,他帶領第一屆班底建起了合肥工業大學橋牌隊。一年後,這支隊伍首次參賽就獲得全國大學生橋牌錦標賽混合團體亞軍。
  業餘隊伍打敗職業軍團
  橋牌隊的榮譽接踵而至,選修課隨之火了起來。不過,並非所有選到課的人都是出於“真愛”,不少女生坦言,她們搶課的目的只是因為這項運動既“防曬”又“防汗”。
  對於這些,季軍並不在意。“只要願意,就可以一直跟著練。”在他看來,橋牌畢竟是一項小眾運動,想要改變更多的人,就必須拆除門檻,讓更多的人保持興趣。
  每逢正式比賽,隊員們面對的往往是職業“正規軍”。交手幾次,他們發現,這樣的“軍團”其實並不可怕,因為,不少都是由職業牌手臨時組團,缺乏磨合,“橋”路自然不暢。
  不過,也有失手的時候。去年亞太青年橋牌錦標賽,他們就敗給了澳大利亞隊。原因是陷入“一認真就緊張,一放鬆就垮掉”的怪圈,導致最後被反超。
  賽後總結,季軍向隊員們提出一個新理念:“要打既放鬆又認真的橋牌。今年4月,橋牌隊成功衛冕全國青年橋牌錦標賽U25男子組冠軍,隊員張良霄說,“因為我們放下立志奪冠的壓力,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反而會贏。”
  “還有橋牌隊的學生嗎?我都要!”
  “橋藝即人生”,7年來,季軍的這句口頭禪,在橋牌班累計640名學生心中扎下了根。從許多方面來看,他的“實驗”已初見成效。
  季軍統計過,在許多專業,橋牌班的成員專業課成績排名都很靠前,基本上都考取了研究生,也有不少選擇出國深造。
  2010級學生孫曉就在今年考取了美國一所高校數學專業的研究生。他說,自己的統計學成績就是在學習橋牌時提高的,“當時得了90多分。”
  大三時為了考研而放棄進入橋牌隊的楊昭,如今又和隊員們練起了橋牌。回憶起當年的選擇,他感到非常遺憾,“特別懷念那種並肩戰鬥的感覺”。因為練習橋牌,他的數學建模能力得到提升,後來收穫了“全美數學建模大賽”二等獎,他為此自豪。
  現在已是“三星國家大師”的橋牌隊隊員陶涌,畢業後應聘到一家燃氣集團,因為工作能力強、綜合素質突出,很快就得到了賞識。
  這家集團的負責人給教練季軍打電話說,“還有橋牌隊的學生嗎?我都要!”聽到用人單位的這句反饋,季軍激動了好一陣子,現在逢人就會說起。  (原標題:橋牌重返大學開啟教育實驗)
創作者介紹

Keep

di13dieej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